弘扬水杉精神,创建文明城市
 
当前位置:邳州论坛 » 邳州新闻 » 记忆深处的春节

记忆深处的春节

2012/01/20 | 458

  ●沈庆保

  那时的春节首先与吃有关。我家住在集市旁,别人挑剩的柿饼子、自制的芝麻糖都被善于发现的爷爷及时采购回来,加上自家生的一瓦缸豆芽,磨的一袋面粉,年货也算备齐了。但由于缺一块带膘油的猪肉,总觉得遗憾。腊月二十九,不苟言笑的父亲一大早就出门了。顶着斜风冷雨,父亲到自留地割了一大捆腊条子背到集市,傍晚时分提回了一块五花肉。当父亲笑着挂起冻成冰坨的蓑衣,转身看见一家人都在眉开眼笑。 

  除了吃,就是四下里“打游击”,到邻居家看电视。小孩子不懂礼节,看哪家房前竖起了天线,不打招呼推门就进,有板凳就坐,没板凳就站,看到高兴处张嘴就笑,与满屋子人一起融入无边的快乐。最难忘的一次是到老师家去看电视,老师烧了一大壶开水准备洗脚,结果没用完,倒掉了又可惜,便让我一边欣赏节目一边美美地泡了一次脚。 

  鞭炮应该是春节热闹的主题。最后一个年集,街头卖鞭炮的人刚出摊子就开始比一比谁的响、谁的脆、谁的能炸出电光。邻居二牛、三狗是贩卖鞭炮的专业户,有一年两人做生意全赔了。二牛光顾着较劲做宣传,500挂鞭炮自己放了100多挂;三狗则是一个不小心,一个燃着的鞭炮落到摊位上,炸飞了他的发财梦。玩鞭炮的人特喜欢恶作剧:有人把鞭炮插在尚冒着热气的猪粪上,把围观者吓得远远的躲避;有人则去炸雪、炸树皮、炸瓶子,甚至手捏燃着了的鞭炮,等到临爆裂的那一瞬前才抛出去;还有人在狗尾巴后系上一个鞭炮,点火炸响后狗发疯似地乱窜。 

  现在的春节,仍然很热闹,灯笼和春联在张扬,欢歌笑语在流淌,幸福的团聚永无休止。真是春已浓,路正长。